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锦上缘》公主的养娃手册 第11章 赐婚 锦上缘GC

《锦上缘》公主的养娃手册 第11章 赐婚 锦上缘GC

时间:2020-08-01 10:59:18来源:阅文集团

《锦上缘》有三生三世章节小说 YAOI 锦上缘419 连载

锦上缘

类型:古代言情作者:罗弘笙状态:连载中

主人公是苏上锦,苏华的故事《锦上缘》此文是罗弘笙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淋漓尽致内容余音绕梁,绝对是感觉不错的经典创作,精彩内容 苏上锦凑上前一点,道:“父亲,我看你这住的宅子还挺大的,家里佣仆无数,穿的也是绫罗绸缎。而且既然能跟国公府攀上亲,你肯定也是个官。虽说官不大,家底也不算丰厚,可怎么的养个女儿还是不成问题吧!”苏华年疑

《锦上缘》 免费试读

苏上锦凑上前一点,道:

“父亲,我看你这住的宅子还挺大的,家里佣仆无数,穿的也是绫罗绸缎。而且既然能跟国公府攀上亲,你肯定也是个官。虽说官不大,家底也不算丰厚,可怎么的养个女儿还是不成问题吧!”

苏华年疑惑地看着自家姐姐。

姐姐温柔贤淑,说话都是柔声细语的,不会像现在这样有点顽皮、不正经、跳脱。

苏秣也左瞧瞧又瞧瞧自个女儿,怀疑道:“你是苏上锦吗?”

祠堂内灯架上突然的炸开了一粒火花,“噼啪”一声,亦如苏上锦此刻“噼啪”崩裂的内心。

如果他们发现她不是苏上锦本尊,会怎么做?

苏家这样的小门户,怕也是不敢送个假的女儿去花府,那样不仅得罪花府,还欺君罔上。

那样的话,莫说前程毁了,怕是整个家族都毁了。

他们不敢冒这个险,所以只有新娘子死了,这桩婚事也就自然终止。

可,苏上锦不想死。

倒不如,将失忆装到底,先出了苏府的大门再说。

苏上锦摊手耸肩,道:“我不知道,他们说我叫苏上锦,那个怀化将军送我回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我家。”

苏秣:“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苏上锦摸摸后脑勺:“不记得了。”

苏秣紧紧盯着自家女儿,想要在她平静的脸上盯出个洞来,一双精明的眼眸里充满了打量、怀疑、算计。

苏上锦也不卑不亢地盯着他,目光明净真诚。

能在帝京里当官,无论是一品大官,还是九品小官,那绝对都是个人物。

“苏大人,你确定我没有个双生姐妹?或者二十年前,你在外面拈了哪朵娇花,之后弃如敝履,落了颗沧海遗珠吗?”她道。

苏华年吃惊不小,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敢跟父亲开这种玩笑。

苏秣倒是面不改色,道:“我原本肯定自己没有的。但现在看到你这幅样子,我倒是怀疑了。”

苏华年吃惊的脸转向了自己的父亲:“父亲,你可,可别开玩笑。”

苏秣当然是在开玩笑。

他敢肯定自己的女儿没有什么双生姐妹,他婆娘生的时候他就在房门外。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当时可激动得不得了。

而他又一向洁身自好,更不可能在外面拈花惹草。不然一旦出了个什么意外,那就是自找麻烦。

所以他只能认为,女儿之所以性情有那么大的改变,全拜人贩子那一棍子所赐,把她打得失忆了。

不过似乎好像,这一棍子打得也挺妙的。

苏上锦要是知道他这么想,肯定气得也给他一棍子。

“算了,不记得就不记得了,过去的事日后再慢慢说给你听。”

苏秣动了一下双脚,腿有点麻了。道:“只是今晚有些话,为父须与你说明白。这桩婚事,是太后赐的婚,不管你愿不愿意,下个月你都必须嫁到花家去。就是死了,也得把你的尸体抬过去。

“至于你不在的这段时间,为父刚才已经跟怀化将军商量过了,就说你是跟几个友人外出游玩。至于去哪里玩,什么人作证,花家那边自会打点好,府里知情的人我们也都让他们闭紧嘴巴。你可明白了为父的意思?”

苏上锦点头:“明白,这桩婚,无论他是否对等,双方当事人是否愿意,它都势在必行,不容有失。”

苏秣很是欣慰,道:“为父只是个五品官,而国公府是一品爵,太后赐这桩婚,可不是心血来潮做红娘,为了成全你们的姻缘。”

苏上锦垂头,揉着自己的手臂,不说话。

当今太后,是谁?

这关系到当今皇帝是谁?

她本想问问这苏老爹的,可想了想决定还是不问了。

问多说多,说多错多。横竖她都已经活过来了,不差这一时。

苏秣大概也看出了女儿的心不在焉,于是站了起来,抖了抖衣裳。

道:“既然你什么都明白了,为父也不必再多说。折腾了那么久,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大夫已经在离原居等着,记得让他给你看伤。”

又吩咐儿子:“送你姐回去。”

“是,父亲。”苏华年应道。

三人先后离开了祠堂。

天完全黑了下来,府里却灯火明亮,路面清晰。

夜晚的凉风窜进了苏上锦的后背,被鞭笞过的地方清清凉凉的,反倒舒服。可一动,肌肉牵扯之间,还是疼得撕心裂肺。

到了离原居,果有大夫早早就在等候。

一进门,便有个十五六岁年纪的小丫头跑过来抱她大腿,哭道:“小姐啊,你可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奴婢可就要随你而去了。”

苏上锦僵硬地看向结巴弟弟:“这谁啊?”

小丫头猛地抬起眼睛:“啊?”

苏华年道:“姐姐的女,女婢,岁荣。”

苏上锦抖了抖被抱的大腿,道:“手拿开。”

岁荣讷讷地放开手,讷讷地看着主子从自己身边经过,一汪眼泪犹如关了闸的洪水,瞬间截断,看向苏华年。

苏华年没说话,指了指走在前面的姐姐,又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然后跟了上去。

大夫给苏上锦号了脉,又检查了她的伤口,不痛不痒地随口道:“并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身子虚了些,吃两剂补药也就好了。”

“并无大碍?可她,她什么都不不记得了呀!”苏华年磕磕巴巴道。

大夫捋着胡须道:“这超出了老夫的能力范围,难治啊!”

岁荣蹬蹬蹬跑过来,一双眼睛绕着她自家小姐的脑袋转了一圈,不信道:“小姐,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连岁荣也不记得了?你前几天说要赏奴婢十两银子的事也不记得了?”

苏上锦喝了口茶,斜睨她道:“我说小姑娘,别欺负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可以随便讹诈。”

“哪有,这可是小姐你亲口说。奴婢有人证。”岁荣委屈道。

苏华年嫌弃地将岁荣推开:“你,你,你一边去,正,正说姐姐的病呢!”

问向大夫:“你,你治不好?”

大夫:“非是治不好,是老夫不会啊!”

苏华年急眼:“你,你,你不是大夫吗,怎么不,不,不会呢?”

大夫无语道:“大夫也有不会的啊!她这是失忆,属疑难杂症,要是这么好治,那还叫什么疑难杂症。”

见这大夫要甩手耍无赖,苏华年着急上火,怒气恒生。可他又是个结巴,想呵斥骂人,一开口就显了弱势:“你,你,你......”

“哎呀好了好了。”苏上锦拉住了弟弟,劝慰道,“别生气别生气,他不会治只能说明他是个庸医,咱跟个庸医置什么气呀!许都城那么大,大夫多的是,明天再找一个来看就是了。”

大夫被说是庸医,气得吹胡子瞪眼。

可对方是官家女子,他也不敢得罪,愤愤收拾东西,凉凉丢下一句“那老夫预祝小姐早日康复”后,甩手走人。

苏华年气得跺脚:“他竟然敢这样。”

苏上锦无所谓道:“管他怎么样,何必为了不相干的人生气呢!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也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就是记不得事而已,让岁荣一五一十告诉我,不就记起来了嘛!”

苏华年:“也只能这样了。”

苏上锦又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将这结巴弟弟给劝回去了。

本来是她这个陌生的病人需要宽慰的,结果反倒要她宽慰别人,也真是无可奈何。

不过这种久违了的亲情,真的是令人怀念啊!

把苏华年劝回去了,岁荣又冒过来,可怜巴巴地看着她,道:“小姐,奴婢的赏银呢?”

苏上锦有些疲惫的走向浴房,道:“本小姐现在心肝疼四肢疼脑瓜子疼,你要是伺候好我了,明天就给你十两。”

“好嘞!”小丫头欢天喜地地跟了过去,干活那叫一个起劲,伺候那叫一个舒服。

沐浴之后,苏上锦简单吃了点东西,擦了药,然后整个人都埋进棉被里,舒舒服服的一觉睡到第二天。

精彩点评

《锦上缘》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古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古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锦上缘》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七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