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大明有警》末世开网店 第八十三章 抢先下手 大明有警鬼畜

《大明有警》末世开网店 第八十三章 抢先下手 大明有警鬼畜

时间:2020-08-01 18:48:37来源:阅文集团

《大明有警》大明厂督 百科 章节目录 大明有警RPS 连载

大明有警

类型:历史作者:醉深梦思状态:连载中

经典作品《大明有警》是醉深梦思所编写的一本历史类型的网络小说,本网络创作的主线人物种子岛,水师营,书中主线围绕:就在大明朝浙闽两省封疆大吏忙着调兵围剿倭寇海盗之时,身处周防国柳井港的陈瀚也忙着派手下出去打劫,不过打劫对象不同,倭寇海盗都是属于小打小闹,陈瀚不动则已,动则一鸣惊人。帅帐中,陈瀚对马仔木山六郎面授机

《大明有警》 免费试读

就在大明朝浙闽两省封疆大吏忙着调兵围剿倭寇海盗之时,身处周防国柳井港的陈瀚也忙着派手下出去打劫,不过打劫对象不同,倭寇海盗都是属于小打小闹,陈瀚不动则已,动则一鸣惊人。

帅帐中,陈瀚对马仔木山六郎面授机宜吩咐道:“我已派密探前去打探过,石见银山守军只有两千余人,毛利辉元又调走了一千守军,石见银山只有千余丰臣军。

石见银山数月开采的白银受飓风及冬季强烈海风影响运输不便,都存放在鞆ヶ浦和冲泊两地,你立即统领一千水师及两千陆师大军前往给我拿下石见银山,将所有白银通通装船运到小仓城。”

“嗨”木山六郎领命后又问道:“主公,石见银山所获白银多少会分给将士们。”

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义军将士都是积极攻城略地分赃,不,是获得分赏钱财战功为荣,每次所下城池都是将城中五分之一钱财分发给攻城将士,但这次石见银山的白银太多,真要是那么分,肯定会让手下都眼红。

“待将所有白银运到小仓城,给你们半成封赏。”陈瀚勉励一番道:“这是一笔不菲的赏银,当然,你的赏银会更多,希望你们能将更多的白银带回来。”

“嗨”木山六郎领命保证道:“木山六郎定不负主公厚望”

“哟西”陈瀚拍着木山六郎肩膀道:“好好干”

“嗨”

陈瀚催促道:“快去吧”

“嗨”木山六郎叩拜起身离去

陈瀚对木山六郎的忠诚很满意,也正是如此才让其统领水师营,但经过水师营的逐渐发展扩员后发现马仔不适合当水师营营帅,陈瀚决定将很有指挥水师作战天赋的陈阿信扶正。

至于木山六郎吗,还是去干些赚钱的营生,毕竟那是他以前的老本行,是自己拔苗助长了。

王安海奉命率水师营第三编队主力北上进攻岛津氏,水师营第三编队在王安海指挥下轻易而举攻占屋久岛,趁势向东边的种子岛发起进攻,主战营三百军队在水师营配合下冲杀上种子岛。

岛津氏家臣种子岛氏本是岛津氏分支,负责镇守种子岛,以种子岛为姓氏。种子岛本就是倭寇聚集地之一,就连种子岛氏也有参与倭寇劫掠大明沿海。

西之表居城上身型不算太矮的种子岛氏十六代当主种子岛久时身穿鬼头狮面具足,愤怒的目光紧盯着正在城下町大肆劫掠的浪人一揆大军怒骂道:“八嘎,杀给给。”

王安海直接指挥水师营将士将战船上佛朗机炮及抛石机对准种子岛氏居城城墙,王安海高呼下令道:“进攻”

传令兵打出进攻的旗号

“进攻”义军将领纷纷跟着下令道:“醒过”

“放”随着一声下令,抛石机抛竿高高扬起,呼啸袭来的火药罐直袭向种子岛氏居城城墙。

‘轰轰……’整个居城城墙一片火海,飞沙走石,惨叫声不绝于耳。

就连种子岛久时也被火药罐炸死,所有家臣武士纷纷痛哭流涕疾呼道:“主公大人,主公大人。”

“玉碎,为主公大人报仇,杀给给。”

“驼子你给(冲锋)”义军水陆大军开始发起冲锋攻势:“冲啊”

种子岛氏少得可怜的守城家臣武士根本抵挡不住义军来势汹汹的进攻,居城被义军攻下,西之表城成了义军水师营第三编队大本营,岛上所有倭寇海盗被屠杀一空,解救出大批掳掠的汉人子女。

岛津义久接到种子岛被浪人一揆水军攻占的消息,气得不轻,立即召集一众家臣商议出兵夺回种子岛。

议事厅中,秃驴岛津义久一袭僧袍,同二弟岛津义弘跪坐上位,岛津义久看向一众家臣沉声道:“浪人一揆突袭吾种子岛,尔等事前为何不知此事。”

伊集院忠栋出列禀道:“禀主公,浪人一揆首领九州义统此前曾派出一支水军南下进攻琉球国,此次进攻种子岛浪人一揆水军就是攻打琉球国那支水军。”

“纳尼”岛津义久深感震惊问道:“难道琉球国已被浪人一揆攻下了”

“很有可能”伊集院忠栋深以为然

“八嘎”岛津义久恼恨不已道:“九州义统抢在吾之前拿下琉球国,使吾多年谋划控制琉球国付之东流。”

岛津岁久见大哥图谋琉球国的计划被陈瀚突然横插一脚破坏,更没想到陈瀚会突然对岛津氏抢先下手,种子岛被攻占,种子岛久时战死,岛津氏的分支种子岛氏完了。

琉球王国作为明日两国中转贸易桥梁,1508年,萨摩藩向琉球渡航商船发行‘琉球渡海朱印状’(琉球渡航许可证,简称“印判”)加强管理。

岛津义久继承家督后,对没有印判的商船采取没收商品、扣押船只的严格取缔措施,并希望得到琉球王国配合。琉球王国由于接连换国王对此并不重视,照旧允许一些没有印判的商船在那霸港从事交易活动,引起岛津义久不满。

1574年,岛津氏将多年来琉球王国的违约案件整理成文,送交琉球王国,并警告琉球王国若不痛改前非,必将导致双方关系的恶化。

次年3月,琉球王国派遣一艘纹船(琉球国王派往萨摩藩的外交官船)赴鹿儿岛。岛津氏重臣上原尚近和上井觉兼当面发难,要求琉球王国的使节对近年来琉球王国的违约案件以及纹船姗姗来迟、贺礼微薄等一一做出解释。

岛津氏重臣借纹船发难,不过是岛津义久希望通过强迫琉球王国接受萨摩藩的印判制度,控制琉球王国的海上贸易,从中获得经济利益。借纹船发难实际上是在寻找一个控制琉球王国的理由。

岛津义久看向老三问道:“岁久,吾岛津氏如今该如何应对。”

“浪人一揆突然出兵袭占种子岛,应是对吾岛津氏警告,希望吾岛津氏不得出兵攻其肥后国。”岛津岁久斜视伊集院忠栋一眼,这家伙就是个两面间谍,在兄长和丰臣秀吉面前都深受信任,同时担负起岛津氏与丰臣氏的沟通。

伊集院忠栋一听岛津岁久话里有话,明显是不想岛津氏出兵肥后国,浪人一揆为何会提前知道岛津氏准备出兵肥后国,定是岛津岁久私下透露出去,当下禀道:“主公,太阁殿下军令不可违抗。”

岛津义久看向一众家臣下令道:“命桦山久高为总大将,平田增宗为副将,统率吾岛津水军一举击溃浪人一揆水军。”

“嗨”两名一老一小家臣伏地叩拜领命

一名物见番头武士进议事厅来禀报道:“禀两位主公大人,浪人一揆水军正从鹿儿岛湾杀向鹿儿岛城而来。”

“纳尼”岛津义弘闻言大惊疾呼下令道:“桦山久高、平田增宗,快快率水军迎战。”

“嗨”三十来岁的桦山久高同四十来岁的平田增宗忙领命出去

王安海统率近两千水师营主力从种子岛西之表城出发直奔鹿儿岛湾杀来,王安海早已对岛津水军情报了如指掌,岛津水军兵力最多三千,战船百余艘,在整个日本水军中也算实力雄厚,岛津大军不少上船都能作战。

王安海决定先发制人,直接与岛津水军发起决战,消灭岛津水军,方才能掌握制海权,对岛津氏领国发动袭击,牵制岛津氏兵力北进肥后国。

义军水师营第三编队浩浩荡荡杀入鹿儿岛湾,前方有几艘岛津水军侦缉船正在拼命朝着北方的鹿儿岛城逃去。

王安海头戴义军红缨头盔面戴般若面具,融合中原历代盔甲及日本盔甲精华打造的防铅弹盔甲,挥手下令道:“冲上去,给我通通击沉。”

二十来岁高瘦的水师营第三编队第一旅旅帅赵有麟一声令下道:“黄阿旺,带第一连队给我冲锋”

“标下得令”熟悉海战的黄阿旺自从被何崇奇带走后加入水师营第三编队,成为一名班长、紧接着升任队正、队长、把总。

一艘新式福船及两艘关船五艘小早组成先锋小编队,在黄阿旺指挥下迅速朝着岛津水军侦缉船冲杀而去,尤其是新式福船在五桅顺风风力驱使下,来势飞快,迅速冲杀上去。

黄阿旺高呼下令道:“冲上去”

逃在后的一艘岛津水军关船遭到水师营新式福船直接碾压上去,被撞得支离破碎。

“八嘎”逃在前的两艘岛津水军关船看着后边那一艘关船被义军水军高大坚固的战船直接冲上来碾压撞碎,纷纷怒骂疾呼道:“忒带……”

义军小编队再次朝着两艘岛津水军关船发起冲锋,黄阿旺朝着座舰上操作佛朗机炮的将士高呼下令道:“放”

‘轰……’一声炮响,炮弹朝着逃跑的岛津水军关船呼啸袭来。

轰隆一声巨响,一艘关船被从后面击穿,海水瞬间灌进去。

紧接着又是一声炮响,另一艘关船也遭到同样船毁人亡的命运。

桦山久高同平田增宗统率两千余岛津氏水军百余艘大大小小的安宅船、关船、小早浩浩荡荡从鹿儿岛港口出发,直奔正在北上的义军水师营杀来,双方在鹿儿岛湾中部发生遭遇战。

穿鬼身头狮面具足的桦山久高看着南边浩浩荡荡杀进来的浪人一揆水军高呼下令道:“驼子你给(冲锋)”

“驼子你给”岛津氏水军将领纷纷高呼下令

岛津氏水军朝着义军水师营第三编队发起冲锋进攻,小早关船紧随着安宅船组成的舰队开始对水师营第三编队发起狼群战术进攻。

王安海见岛津氏水军采用蜂拥而上蚁多咬死大象战术,不甘示弱高呼下令道:“传令左右两翼包抄,远距离作战。”

传令兵不断发出左右两翼包抄,远距离作战旗语。

水师营两支舰队从左右两翼包抄上去,王安海本阵舰队也开始冲杀上前去。

“进攻”王安海一声令下

“进攻”水师营第三编队将领纷纷高呼下令道:“醒过”

“放”大型战船上指挥抛石机作战的将领纷纷高呼下令

船舷两侧的抛石机抛竿纷纷高高扬起,将弹袋中的火药罐抛射出去。

‘轰轰……’数十颗呼啸袭来的火药罐在冲杀上来的岛津水军战船上空、战船上,附近海上爆炸,岛津水军战船顿时被炸得支离破碎,大火四起,硝烟弥漫,伴随着惨呼声,哭喊声,鬼哭狼嚎之声不绝于耳:“啊啊……”

更有不少岛津水军将士及小早被炸飞上天,支离破碎的战船浮尸漂浮在海面上。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大明有警》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醉深梦思)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