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血神至尊》血神依郁 第十一章 阴谋浮出水面(下) 龙灵之死 血神至尊诱受

《血神至尊》血神依郁 第十一章 阴谋浮出水面(下) 龙灵之死 血神至尊诱受

时间:2020-11-17 11:23:15来源:阅文集团

《血神至尊》绝世血帝 玄幻小说 血神至尊LOLI控 连载

血神至尊

类型:玄幻作者:杀弑血神状态:连载中

经典作品《血神至尊》是杀弑血神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创作,本新篇的传奇人物龙灵,白云,主要章节节选:其实在不久前,白云龙就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前不久有自己的眼线告诉自己有一黑衣人拿着小五和小六的令牌进了城,然后去了丞相府,白云龙就知道事情坏了。随即他立刻在寻找脱身的办法,但是没过多久就收到了通知,白

《血神至尊》 免费试读

其实在不久前,白云龙就发现事情不太对劲了,前不久有自己的眼线告诉自己有一黑衣人拿着小五和小六的令牌进了城,然后去了丞相府,白云龙就知道事情坏了。

随即他立刻在寻找脱身的办法,但是没过多久就收到了通知,白云龙被这一下打的措手不及,他脑中一片空白,但是面对这一切白云龙也就只能想到一个人——『龙灵』!

这给他的压力更是雪上加霜,他知道一定不能让龙灵说出来,哪怕在朝门前杀死龙灵,但没想到还是慢了一步,龙灵已经进入了大殿。

龙灵束手就擒吧,我查过你了,你父亲曾是龙家家主,一代枭雄,杀敌无数,我也曾那么看好你,可是你……白云龙满脸悔恨的看着龙灵道,眼中满是惋惜,龙灵心中笑了笑,这人的演技可以去当演员了,不去演戏真的可惜了,不过龙灵依旧从他眼中看见了一丝狡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龙灵笑完,脸瞬间阴沉下来了,这一笑使白云龙有些慌了,因为他不知道龙灵在笑什么。

你笑什么?你们还不赶紧把他抓起来。白云龙不由紧张起来了,难道自己犯了什么漏洞。

这里是什么地方?龙灵突然问道,同时嘴角微微上扬。

白云龙不知道龙灵耍什么诡计,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里当然是朝廷咯。当他说完以后脸色顿时变了变,立刻道都楞着干嘛,赶紧把他抓起来,这里可是朝廷。白云龙再次朝着周围的人喝道。

谁敢动他?石叔哄道。

石墨!你身为丞相居然敢当众褒彼重犯,你该当何罪?白云龙叫到,他早就看石墨不顺眼了,也早就想铲除石墨了,在他看来这同样是个机会。

石墨,你也知道虽然你和天行对我来说是左膀右臂,天行的死我知道对你来说打击很大,但是……这万众子民的命又怎么办?坐在龙椅上的一代帝皇终于开口了。

这……石墨顿时哑口无言,对于毫不知情的他,他也自觉理亏,他看了龙灵一眼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呵呵……左膀右臂,呵呵,那么龙家出事的时候,你又在干嘛?贪图享乐?过河就拆桥?说的好听,说的怎么怎么的漂亮,但实际上呢?呵呵……这些我都不想计较,这里做的最错的,就是皇上!!!龙灵此话一出,在座一阵惊呼!

一代帝皇不由眯了眯眼,看着龙灵,龙灵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压力,这就是自带的帝皇气息吗?龙灵丝毫不忌讳,四目对视,帝王之心,有时万人皆知,有时却琢磨不透。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单凭你这句话,你就是死罪,你知道吗?帝皇不急不躁道,文武百官已经紧围着龙灵,龙灵依旧谈笑风云,丝毫不在意,白云龙那颗悬着的心已经放下了,他不再害怕了,因为龙灵必死无疑,无论他说什么,他已经冒犯了这位帝皇。

我这个人唯一不怕的就是死,因为我经历过生死,生死就是那样,生又如何,死亦何惧,一代帝皇就那么好做吗?一代帝皇一开口有可能伏尸百万,有可能血流成河,有可能天下太平,有可能……龙灵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能说的这么流畅,仿佛自己似乎做过帝皇,自己不知为何就是看不惯这种态度。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代帝皇死死的盯着龙灵,他也不知为何,他只感觉自己心烦意燥,只想快点将此人判处死刑,不知何时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说的也是回归正题吧,这里在场的官员有一半多的人是敌国的官员,怎么说?龙灵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许多人都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此话怎讲?他们许多人都是老官员了,您莫非为了逃脱罪名编造出这等笑话。一代帝皇笑了笑,自己还以为这个年轻人能说出什么大道哲理呢,看来自己是高估他了。

呵呵……噗……龙灵笑了两声,但是一把三叉戟,紧挨着龙灵的脸庞而过,一丝鲜血从龙灵脸上飙射而出,龙灵只见那血从一旁洒落,龙灵轻轻一抹伤口,他看向三叉戟飞来的源头,那人也注视着他。

白云龙!我记得大堂之上,没有皇上的批准,便是禁止动用武器的吧,否则算欺君,也是死罪吧。龙灵笑道

这……白云龙傻眼了,自己又被龙灵玩了一手,自己还是太心急了,虽然是敌国大将,虽然实力超群,但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忌惮。

呵呵,不过想必皇上现在也不会在意,杀了也是给天幽城千万士兵一个交代,对吧?

不错,无论如何你都要死,因为我必须给天幽城千万士兵一个交代。一代帝皇笑眯眯的看着龙灵。

哈哈哈,不亏是一代帝皇……龙灵不知为何说这句话时眼前突然闪过一个黑影,但只是一闪而逝。

黑枪出现在龙灵手中,身上那股煞气涌动,虽说只上过一次军场可是那股气势却点点凝聚,三叉戟早已回到白云龙的手中,龙灵知道跑也是死,战依旧是死,但他不愿意死的那么不值,他不想为了那芸芸众生而死。

在龙灵看来,亿万生灵关自己何事,芸芸众生的生死又关自己何事。

来吧,枪动!此刻的龙灵经过大难不死已有仙徒十星了,他就差一个契机就能到仙者了,龙灵冲向白云龙,白云龙轻蔑的一笑道渣渣,就凭你连我寒毛都伤不了,戟濆。

白云龙并没有动只不过他的三叉戟突然间戟头与柄分开了,这让龙灵始料未及。

龙灵连忙把枪护在胸前,那股劲气直接把龙灵推飞了,龙灵把枪尖撑在了地上,龙灵嘴角流出一道献血,不过迅速的站了起来,呵呵,你就这点能耐,你真是侮辱了武皇这个境界。龙灵轻蔑道。

放心吧,我会把你废了,再让你生不如死。白云龙狠狠道,说完再次冲向龙灵一戟!

一道戟气滑向龙灵,龙灵眼神微微一凝,龙灵躲开,这一枪会要了你的命的。冥发出声音道。

龙灵仍站在那,戟气越来越近,龙灵眼神高度凝聚,就在这时龙灵把枪微微一点,点在戟气中间,戟气应声而破,这,这不可能……白云龙惊讶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一点的威力永远是最强的,你的戟气是散的,我只要找到那个中心点就能轻而易举的破除,对于这类理论知识我想我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其中的奥义等着我去分析。龙灵道。

龙灵也没停来吧,一踏奈何路不归。龙灵慢慢被一股迷雾包裹起来,外面的人只能看见一座桥。

雕虫小技,看我来破。白云龙说完冲了进去。

这就是仙接给你的桥法?冥有些奇怪道,虽然之前见龙灵使用过一次,但是并没有注意那么多。

是的。龙灵一边高度警惕一边回答。

那你自己好好修炼吧,他来了你自己看着点,别硬拼,你一定打不赢他的。冥叮嘱道。

我知道,我虽然不怕死,但是我不会死在这里,我不会因为这个而死,不过说实话早知道这么麻烦,我就不参军了~

龙灵小儿拿命来。这时传来一阵怒哄。

龙灵笑了笑很好,你敢进来那么你就盘卧好了。

龙灵小儿休的狂言这里就是你的葬身之地。白云龙道。

哦,是吗?那你先自己注意了。说完龙灵便消失在了迷雾之中,白云龙眼神微微一凝,突然白云龙感到背后一股杀气,白云龙立马使了个回头刀。

铛!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铁器碰撞声,白云龙迅速回头一看却什么都没有了。

……

半个小时后,白云龙身上已经衣衫褴褛了,他眼睛发红,龙灵你的缩头乌龟,你给我出来,出来,我们堂堂正正打一架。

呵呵,堂堂正正?你可是武皇啊,打个毛线。迷雾传来龙灵的声音,要是能看见,定能发现他脸色苍白,他显然也不好受。

龙灵缓缓退出,众人见龙灵出来了,没看见白云龙出来都脸色一惊,皇上也是一样,还要袖手旁观,坐等我被杀了,然后这个阴谋掩埋下去,然后亡国吗?龙灵一手抹掉了嘴角的血丝,紧接着吐出一口血水。

龙儿,讲!石墨突然说话了,一向把忠诚放在第一位的他,一改以往,他无视了那一代帝皇的眼神,无视了众人的愤怒,在他眼中龙灵已经便是一切,石墨突然拔剑道我石墨今日可以死在这里,你已不是当年那个意气风发的你了,你自从当上帝王就忘记初心了,你忘记誓言,忘记了承诺,忘记了一切。

石墨盯着这位一代帝王,好吧,你要说什么,你说吧,我倒要听听!这位一代帝王看向龙灵。

这是个天大的阴谋,这个阴谋恐怕从很早就开始了,为什么我会发现呢?因为这一次我去参军,当我听说我们的计划次次被被敌人知道时,我就怀疑我们军中有内鬼,果不出奇然战争的第一晚,我大显神威受了重伤,我才想敌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时机,于是我就和大将军谋划,抓内奸,可惜我当时并没有想到大将军早就死了,被调包了。

什么,大将军死了!!!那刚刚那个是……皇上与一部分官员惊讶道。

刚刚那个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大将军,不过是遗体了。龙灵哀调道。

皇上大家别听他的,这个叛贼在胡言乱语。另外一部分官员道。

别吵让他讲完,除非是你们做过这样的事。皇上说完看了许多人一眼。

我和一号假大将军谋划,计划很成功,果不出奇然,二号假大将军晚上便来接我说是找我有事,我假装顺从,我到了贼点,看见了许多假扮的官员,我一语道破他们的诡计,他们见了便要杀我,一号假大将军出现了,把他们杀了,可惜还有个漏网之鱼,一个武王级别的高手,大将军说去追,回来的时候说没追到,这让我起了疑心,武皇追武王居然追不到。龙灵说完看着皇上。

这时,石墨看见一道羽箭从殿门外猛地射了进去!

龙灵!石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羽箭贯穿谢子兰的胸膛,但是羽箭在即将射中龙灵的同时被弹开了,龙灵已经动用仙气护体了,石墨疯狂地往他的方向跑了过去,周边乱作一团,侍卫们都冲了出去,然后石墨眼睁睁地看着羽箭再一次飞进来。

从一支,两支到数十支,但是一支接连一支的都被龙灵的护体仙气弹开了,但是在场的并不都是修炼者,也并不都是武将,以文官居多。

一个又一个倒在地上,然而龙灵却不为所动,继续说道着。

第二天,一号假大将军还朝,有个人便来找我说‘大将军拍我来照顾你’我一直警惕着,然而没过多久我便识破了这个人的身份,他不是人,只不过是用了指物为兵,指物为兵周边人皆知这是鹏家的家族密术。龙灵顿了顿。

你的意思是鹏家也参与了,并且派人暗杀你……皇帝道虽然关心外面飞来的羽箭,同时也在听龙灵的言语。

接下来我就被无尽的追杀,在来朝廷路上的偶然中我碰见了这两个人和大将军的遗体。龙灵说完把一人一尸丢了上前。

小五,小六他们也与这是有关!!!这一代帝皇终于露出惊讶的表情道是啊,连你最信任的人都如此,这里有许多官员也与这件事有关,要不然各位为什么会想辞官还乡呢?你说这一代帝皇你可坐的长久?龙灵戏虐的看着众官员。

陛下,这……官员有的道,皇上挥了挥手看着龙灵一字一句道我该怎么相信你?

龙灵也一字一句道你不已经相信了吗?再说陛下你实在不信可以问问你手中的那个人,还有他们一直在找的这个。说完把怀中的两块玉丢了出去。

皇上一把抓住,这,这是……虎符与将军令牌,怎么会在你手中?皇上失声道。

因为……噗他才是正真的大将军。龙灵指着真正的大将军尸体,说完看着自己后背穿过的三叉戟。

此时,已经不再是羽箭了,许多人已经杀进大殿了,这位一代帝皇也不能坐视不管了。

刀被收回了,龙灵缓缓的倒下,我死了吗?龙灵眼帘慢慢垂下,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小……

在他尚存的最后一点意识时,他只是听见,这样的场景,连这位一代帝皇都有些把持不住了,他震惊了。

在殿前行凶,他们居然敢!

这一代帝皇气得颤抖起来,他猛地站起来高喝了一声都反了!那就干脆都抄家灭族好了!

听到这位一代帝皇的的怒吼,原本叛变的人终于停了下来,哪怕白云龙亦是如此。

龙灵再次来到黑暗空间,当龙灵睁开了眼,他看见了另一个龙灵,龙灵道我死了吗?这就是死吗?

你觉得呢?你要是死了我还会在这吗?另一个龙灵道。

那为什么我感受不到我的身体?龙灵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我也是第一次碰到,静观其变吧。

哦。

而此刻外面,你知道你在干嘛吗?皇上怒哄道。

呵呵,我当然知道,没想到准备了这么久竟然毁在一个毛头小子上。假的白云龙眯着眼道。

你到底是谁?皇上眯着眼道。

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后会无期说完假的白云龙准备离开,他知道这里已经没有他立足之地了。

我同意你离开了吗?这时一个声音道,一个双翼老者在空中一掌直接打了下来,假的白云龙一个颠簸,直接吐出了一口血。

武宗!!!假的白云龙死死的盯着空中老者。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说完又两掌下来,可怜假的白云龙一代武皇就这样活活被拍死了。

哗!

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一代武皇就这样死了,所有人都惊恐的看着老者,这个老头究竟什么来历,从未听说南域现在哪个周围的国家有武宗强者。

那老者理都不理周围的人,他直接落在龙灵身边,急忙把了把龙灵的脉搏,眉头紧皱,爷爷,这不是前几天碰见的那个大哥哥吗?他怎么伤的这么重啊?这时不知从哪跑出一个少女,老者沉默不语。

他怎么样了?这时罗鹰耳边传来声音道。

冥前辈?罗鹰看看四周。

嗯,别找了是我,他怎样了?

他很难说,他身上的生命气息忽有忽无,说句实在话,他这个样子本来就已经死了,心脏几乎成了两半,唉~罗鹰叹了口气。

我也在想这个问题,罗鹰他身上是不是还发生过什么?是我们没有发现的?冥道。

那我就不清楚了,我的传承记忆不多。罗鹰道。

那就只有看他自己的了,唉小子不要死啊,否则……唉

精彩点评

杀弑血神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玄幻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杀弑血神自传意味的《血神至尊》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