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武极凌天》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执法堂上的闹剧 武极凌天18禁

《武极凌天》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执法堂上的闹剧 武极凌天18禁

时间:2020-11-17 11:44:18来源:阅文集团

《武极凌天》猎魔城 Basher 武极凌天18禁 连载

武极凌天

类型:玄幻作者:血玉骷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武极凌天》的新篇,是作者血玉骷髅最新写的玄幻佳作,佳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非常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凡属组织必有规矩,立规矩而不破者才能延绵万世。执法堂是灵武宗一切规矩的监督者,凡有违反者皆逃不脱去那像是阴森恐怖地狱一般的地方走上一遭,至于结果就只能由执法长老团而定责。此时,就在这个灵武宗弟子谈名色

《武极凌天》 免费试读

凡属组织必有规矩,立规矩而不破者才能延绵万世。

执法堂是灵武宗一切规矩的监督者,凡有违反者皆逃不脱去那像是阴森恐怖地狱一般的地方走上一遭,至于结果就只能由执法长老团而定责。

此时,就在这个灵武宗弟子谈名色变的阴暗大堂中,叶晨挺拔着身子与堂上主座上的裴元妃四目对视。

与前世就已闻其名而不得一见的阴冷女子对视,叶晨没有半点的畏惧,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淡然。

张伯涛就坐于堂下副座,将弟子所报如实向裴元妃汇报。其余执法长老依次而坐,皆尽沉着一张脸,不做声。

那两个守门弟子则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呆在堂下。两人不时还瞄一眼旁边无所畏惧的叶晨,眼底噙着一抹怨恨。

待张伯涛说罢,裴元妃的脸色已经冷得好似寒冬腊月的飘雪,直让人望而生畏。“你叫何名?为何擅闯本宗?”

叶晨坦然回道:“叶晨。至于闯山门,实在是迫不得已……”随即,他将其中隐情如实脱出,没多加修饰。

“长老,弟子已经明确告诉他孟笑笑二人没时间见客,他却要硬闯山门,并且将弟子打伤。还请长老依照门规废他武魂关进水牢,以示本宗之威严。”被叶晨打伤那个守门弟子怀恨在心,在叶晨说完后就双手抱拳并且双膝下跪,全然一副落井下石的态度。

另一个弟子见势也下跪,道:“如果不是弟子趁这歹徒无暇间回宗门相报,想必本弟子也难逃此人毒手。请长老重罚,还本宗一个朗朗乾坤。”

裴元妃脸色不变,不露痕迹瞄了一眼堂下如老僧坐禅一般的张伯涛,暗骂一声老狐狸。

张伯涛旁边一个长老神色冰冷,道:“不论是否是担忧兄弟的安危,但阁下擅闯山门却是真有其事,宗派威严不可亵渎。小小惩罚,也算是让阁下有个记性。”

叶晨眉头一皱,神色变得微冷。冷笑道:“小小惩罚?哼,贵宗规法可真够狠的。”

裴元妃神色骤冷,显然是对叶晨表现出来的态度反感。“每个宗派都有各自的规矩,阁下既然做得出就该承担得起,别逼本堂强制执行,那样的话对阁下肯定是不利的。”

裴元妃话音刚落,守候两旁的执法者们便自觉往前踏一步,一股无形的压力骤然向叶晨压去。

张伯涛依然不动如钟,自话说完后就闭目小憩,一副与己无关的态度。

跪在堂下的两个守门弟子低着头一脸的幸灾乐祸,不时偏头瞄一眼灵武宗的罪人叶晨,也是带着很明显的阴狠鄙视。

“看来,贵宗是要以势欺人了哦。”叶晨嘴角浮上一抹冷笑,对执法堂的惩罚结果很不以为然。

“放肆。”张伯涛终于睁开了眼,眼里是一道狠辣的神色。“胆敢冒犯本宗,你是罪有应得,再敢质疑,禁锢一生。”

裴元妃眸子骤凝,心道:“张伯涛这厮今天怎得这般反常,非要跟一个少年过不去,难不成这少年开罪过他。”裴元妃再看叶晨,眼底瞬过一丝疑惑。

就在此时,一道无比洪亮威严的声音从堂外传来。“谁敢将老夫亲传弟子废武魂关水牢。”

下一瞬,一身青衫的韩天礼在堂下显露出身形来,身后带起一缕微风。“老夫弟子犯下何罪,要惊动执法堂。”

韩天礼亲传弟子?

裴元妃脸色复杂地看一眼堂下挺直得如一颗青松的少年,心底却是将张伯涛骂了个千百遍。“韩老驾临本堂,小妹有失远迎,见谅。”裴元妃从座上站起身来,见礼招呼。

堂下就坐诸长老皆尽起身,其中与张伯涛同一阵营的那个长老脸色先是一惊,再而变得有些难看地瞄了一眼张伯涛,心底有怒气。

“韩老头,你好不要脸。这小子是我座下门人,你非要插上一脚,什么意思。”突然间,执法堂外狂风大作,一只巨大的大鹏天鸟俯冲而下,幻化成一个中年男子的模样大步走进,第一时间就走到叶晨面前,露出一副精光上下打量着。

“楚云鹏,你什么意思?”韩天礼脸色立马就变了,隐隐间有微怒。

楚云鹏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脸,蛮横道:“你说我什么意思。”

“你……”韩天礼气得胡须直颤,一手指着楚云鹏,怒喝道:“你说过的,不会跟我抢。”

“谁跟你抢了,明明是你在跟我抢,好么。”楚云鹏一手拍拍叶晨的肩膀,道:“小子,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如果有人敢欺负你,别跟你师傅我客气,直接干。只可以赢不可以输哦,反正输了我也不会给你出头。哈哈!”

众长老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再看叶晨的眼色已经变了色。能得到两脉峰主的争抢,这少年福缘不小。

韩天礼已经觉得自己够无赖的了,想不到平日里一本正经的楚云鹏不讲道理起来,比自己还狠。

“小子,别听他的。他这人其他的本事没有,最大的本事就是误人子弟,跟着老夫,保证你以后在灵武宗横着走,没人敢惹你,怎么样?”韩天礼怒视一眼对手楚云鹏,继而诱·惑起叶晨来。

裴元妃愣愣得站在堂上主座前,一副目瞪结舌得看着这两个师兄竟然为着一个少年而开始从暗斗转向明抢,思绪显然是还跟不上节奏。

裴元妃刚想开口打断两个师兄,心底又是一颤,堂外接连传来两道比她还胜的气息。

“韩老头,楚大鸟,你们两个还要不要脸……”

“尼玛,你们这些个为老不尊的东西,劳资好不容易看上个门人,要不要非得跟我抢啊……”

堂外,又是两脉峰主匆匆赶来,一进来谁都先不顾,一眼就看向愣直着的叶晨,变换着一副和蔼的笑,各自打招呼去了。

“你是叫叶晨吧,我是云海峰的余沧海……”

“徒弟,别理这几个老不死的,走,跟师傅回云松峰……”

诸位长老惊呆了,今儿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平日里只有弟子哭着喊着摆师的,如今却是四脉峰主抢弟子,这等场面真是世所罕见啊。

这……还跪在堂下的两个守门弟子看得都呆了,而后身体竟不自觉变得僵硬,隐隐有些发抖,一张脸变得比哭还难看地望一眼旁边已经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张伯涛,被张伯涛怒瞪一眼后又只能颤颤兢兢地垂着头,心底是想哭的心都有了。

“各位前辈,你们这是……?”叶晨露出一脸茫然无知的表情。只是看在裴元妃眼里,好假。

“别叫前辈,叫师傅。”论无耻,韩天礼自认不输任何一人。

“别听他的,我才是你师傅。跟我走。”朴云酆白一眼韩天礼,脸上堆着笑说道。

其余两人也不示弱,纷纷出声拉拢这个难得一见的天才。四个灵武宗的顶梁柱,此时竟然像是小孩子争夺心爱的玩具一般,直叫执法堂中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感觉好不真实。

“停!”

叶晨大手向天一伸,大吼道。

奇怪的是,这四个如泰山一般的人物还真的都噤声了,一副期望之色地看着叶晨,心底久违的那种热情竟然不自觉般在高涨。

“诸位前辈的心意晚辈心领了,或许我还得叫你们其中一人师傅。”叶晨说完此话时,旁边围着的四个高人竟然连脸色都开始兴奋起来,仿佛听到的师傅二字就是喊得自己一般,倍感舒服。叶晨停顿了一息,继而再道:“不过,晚辈此时是灵武宗的罪人,又哪有福分能拜在前辈门下。”

“什么罪人,塔玛的谁敢说你是罪人。”脾气最为暴躁的黄天虎大喝一声,怒目暴瞪扫视一眼执法堂的所有人。除了裴元妃与张伯涛外,其余人都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另外三位也露出一份微怒,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脸面功夫是做足了,皆是将目光直射向堂上的裴元妃。

裴元妃只感觉心底咯噔一下,而后苦笑着将叶晨所犯之事告之。

“混账,叶晨在进入迷雾丛林之前就被老夫钦定为门下亲传弟子。如今平安归来,不过是回自己的宗门,哪有擅闯之罪。”韩天礼脑袋转得最快,嘴上功夫也是了得,一番话清淡描写就将叶晨的罪过消除了。

“韩老头,别不要脸。叶晨明明是认定拜入我门下……”

“都住嘴,叶晨是我的弟子……”

……

堂下顿时又开始喧闹起来。

裴元妃暗忖:“四位师兄,你们平日里可是那种仙风道骨的人物,几十年积存起来的威严竟然为一个弟子就荡然无存,何必呢。”

裴元妃在替四位师兄惋惜,而张伯涛则面色不变,不过一对眼珠子里快要喷出火一般就能感觉到他心底的愤怒。

不用再看,叶晨已算是逃过了一劫,在四位泰斗的周璇下,执法堂已经没理由再对他施加罪名。

两世百余年的岁月,除了少数的几人,叶晨所承受的都是世人的憎恶与冷漠,突如其来的被哄抢,还真让他有些不适应。

进入灵武宗的目的是为浮生玲珑塔,对于拜入那位峰主门下,叶晨还真不在乎。不过,看这四位争得面红耳赤的泰斗,不管最后选择了谁,对于其他几位都是一种遗憾,以至于叶晨短时间内不好作出答复。

其实,他真的想说:“要不你们几位打上一场,谁赢了我跟谁混。”

有此想法,叶晨也是一阵恶寒。不管这几位老谋深算的泰斗是不是真敢打一场,怕是他说出这话时,也就几乎把人给得罪完了。

天赋固然决定武修的命运,但人品操守更是决定一个人的前途命运。就算有再高的天赋,人品有问题也终将会成为众矢之的。

就在四位争得喋喋不休之时,又是一位峰主闻讯赶来,场面顿时变得更热闹了。

索性执法堂外人不能擅闯,不然绝对因为这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场面而轰涌而来大量的人海,挤个水泄不通那是能预料得到的。

就在场面快要失控时,执法堂外慢悠悠走来一个老者,火红的头发,红色的袍子,迎着夕阳彷如是一团火焰袭来。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天沐郡唯一的六品大丹师,云阳。

精彩点评

《武极凌天》这本小说写了七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血玉骷髅)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血玉骷髅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