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武极凌天》猎魔城 第七十三章 三件礼物(二) 武极凌天XXOO

《武极凌天》猎魔城 第七十三章 三件礼物(二) 武极凌天XXOO

时间:2020-11-17 11:50:12来源:阅文集团

《武极凌天》猎魔城 Basher 武极凌天18禁 连载

武极凌天

类型:玄幻作者:血玉骷髅状态:连载中

《武极凌天》作者:血玉骷髅,玄幻类型故事,主要角色:叶晨,老祖,本网络故事书中主线围绕:出手老奴身份不低,兢兢业业为叶府效力数十年现任前厅总管一职,一身修为已达到气武境后期。只是无论实力强弱任职高低,始终都是奴才,见了孟浩然也得低下头颅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孟二爷。孟浩然点头应了声,并说道:“

《武极凌天》 免费试读

出手老奴身份不低,兢兢业业为叶府效力数十年现任前厅总管一职,一身修为已达到气武境后期。只是无论实力强弱任职高低,始终都是奴才,见了孟浩然也得低下头颅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孟二爷。

孟浩然点头应了声,并说道:“今儿是叶祖的大寿,若出了人命,岂不是犯了忌讳。”

老奴扫一眼站在孟浩然身后的叶晨,点点头应道:“孟二爷说得极是。只是,若闲杂人等以这等理由冒犯叶府,我等做下人的也不得不出手。”

说话间,孟笑笑已跟着孟浩臣走了上来,并打趣说道:“冒犯?哈哈哈,福管家,这话可就说岔了。”

“孟家主,诸位孟公子,有礼了。”老奴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才向孟笑笑问道:“不知孟三公子此话何意?”

孟笑笑从孟家众人中走到叶晨身边,拍着他的肩膀笑着对老奴说道:“他可是叶家嫡孙,回自己的家,何来的冒犯。只是你刚才的举动,可是有弑主之嫌哦。”

“叶家嫡孙?”老奴顿时呆住,双目猛往叶晨身上扫,越看越疑惑。最后还得看向孟笑笑,问道:“请孟三公子将话往明里说。”

不止是老奴,即便是跟在孟浩臣身后的其余孟家子弟也是疑惑,叶家诸位公子尽是认得,这少年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让我说?呵呵,还不如让他自己说恰当。”孟笑笑呵呵一笑,不再说话。

叶晨信步走上前,道:“我父叶凯辰,我名叶晨。”

“叶凯辰?五爷。”老奴惊诧出声,脸上褶皱微颤。

得悉叶晨身份,老奴随即出言道歉,说得异常诚恳,就差老泪纵横了。

“往后把招子擦亮些。”叶晨面无表情干巴巴地应了声,这事就算先搁着了。而后,这个被驱逐出府十年的弃子重踏府门,随着孟家一行人往府内走去。

“福伯,那少年真是叶家嫡孙。”一个家丁好奇问道。

“是与不是很重要么。”老奴回道。

“若不是,二爷怪罪下来你老可得多担着。”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都盯紧点,别再出乱子了。”老奴向众家丁喝道。继而才喃喃自语:“事儿办砸了,二爷肯定是要怪罪的。哎,时运不济啊,被孟浩然挡了下来。”

进入叶府是一条宽阔大道,蜿蜒延伸向前院。

再进叶府,叶晨感慨甚多。相隔十年,跨越两世,此地除了仇恨,早已是物是人非。

失神间,孟笑笑贼眉鼠眼凑上来,道:“年轻人,栽跟头了吧,还不谢谢兄弟我出言解围。”

叶晨轻笑回道:“是师伯。”

“去你的师伯,会不会聊天啊,无趣。”孟笑笑低声喝道。

“呵呵,少不了你好处。下次遇见师傅,定叫他多给几粒龙虎丹。满意了吧。”叶晨打趣道。

“说话可得算话,我可都给你记上了。”孟笑笑眉开眼笑,脸上尽是兴奋。

大道尽头是一处十余丈见方的院子,放眼望去院中酒席最不济也有上百桌,此时尚空余的已不足十余桌。

前院酒桌落座者皆是郡都内数得上名号的人物,其余便是叶家嫡系子孙与旁系的长者。至于那些不入流的也就只能入座偏院的份。

院落中间被空出一条不宽的通道,直通前厅,容拜寿者通过。

叶晨跟在孟家众人后面慢慢向前厅走去,待走得近了才能看清前厅的全貌。

一个满头白发精神奕奕的精瘦老者高坐主椅上,满脸沟壑皱纹密布,身形佝偻神态可掬,除了一对亮如星辰的眼珠,整个人与普通小老头无异。就是这不起眼的小老头,让叶家繁盛了百年之久,如今仍在三品世家之列。

在记忆中,叶晨这是第二次见到叶家老祖,也是最清晰的一次。

走到前厅门外,孟家一众小辈顿时驻足,只由家主孟浩臣与孟浩然以及双手捧着贺礼的孟笑笑步入前厅贺寿,其余一干人等只能乖乖得等在外面。

同为三品世家,孟家来贺无疑是锦上添花,厅内尽是祝福与客套之言,一片融洽。贺词言毕,便是孟笑笑捧上贺礼。

孟家的贺礼是一株五千年血玉珊瑚,乃世间难得的珍宝。

当披在血玉珊瑚上的黑色绸缎掀开,厅内所有人不由得发出一道道惊呼声,继而是连连的赞叹。

叶家老祖也是眉开眼笑,连说了两句孟家有心。不过,那双透着岁月沧桑的双眸,却是没能荡起丝毫的涟漪。

不止是孟家,即便是先来的沐家,其他一众贵人所送来的贺礼,他都没来由得不多瞧上两眼,除了口中的两句客套话,似乎就是极度吝啬一般,不愿再多提两句。

期间,只有云阳贺寿时,他才微微泛起些许兴趣。只是最后却被云阳气得想要吐血。

“叶祖大寿,云阳当是送上重礼。不过世人尽知云阳只醉心丹道,拿不出什么好东西。本想将压箱底的丹药送作寿礼,但转念一想,比起那人来如萤火与日月争辉。所以今儿云阳就只带了张嘴来。老祖不会介意的哦。”

叶家老祖不介意?

是,当着几百号宾客的面,口中自然是不介意。

其心底却是憋屈得想吐血三升。天沐郡唯一的六品大丹师,你真好意思空手来么?还说什么比起那人来如萤火与日月争辉。你可知老祖盼得就是你将压箱底的丹药拿出来,你倒好,只带了张嘴来。吃吧,空带张嘴除了吃还能干嘛,吃撑你,撑死你。

也难怪老祖会憋屈。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世俗界已经很难有东西能打动得了那颗古波不惊的心。此时对他们而言,看重的只有两样,寿命与实力。

很不巧,寿命与实力又是相辅相成,要再提升一点都好比登天,唯一能寄望的只有丹药。偏偏云阳又空手而来,这怎叫老祖不憋屈与失望。

孟家贺寿完毕,侍婢早将孟浩臣和孟浩然在主厅的座椅摆好,各自入了座。至于孟家小辈,自然被安排到院中桌席。

孟笑笑独自从主厅迎面走来,对叶晨报之一笑,道:“兄弟先走了,祝你好运。”

当从叶晨身边擦过,听到其小声嘀咕之言,差些一个踉跄摔了个跟头。“下次记住了,是师伯。”

总之,孟家小辈悉数离开,只留下叶晨一人孤零零站在前厅外。

静立微许,叶晨抬头直视向大厅,目光坚定,抬步走来。

“孟家主,那少年是孟家哪位爷的后嗣,怎得如此不懂礼数,居然向厅内走来。”叶凯坤嗤笑道。

“如此少年,老夫也希望是出自孟家。实乃可惜。”孟浩臣摇头笑笑。

“奇了怪了,跟在你们后面竟不是孟家子弟,搞什么鬼。”叶凯坤嘘声不已,就要起身过去拦下叶晨。

“莫急,等那少年进来,一切就真相大白。”孟浩臣出声阻拦。

坐在一旁的云阳也笑了笑,很诡异。“也许,是上天派下来的送宝童子也说不一定呢。”

待云阳说完,主座上的叶祖眉角无征兆般动微动两下,不免朝叶晨多看了两眼。

几人说话间,叶晨已进入大厅,面色不惧目光不移,直往前走。

两旁叶家四位爷连带着叶家最年轻一辈的翘楚皆尽起身,提防得望向叶晨。

而主座之上,叶祖双目放光,饶有兴趣得盯着叶晨一步步走来。若枯槁的手扬起,示意众子孙稍安勿躁。

待叶晨走到主座之下,凝望叶祖几息,突然下跪。

主厅内除了孟家与云阳外,皆是一脸的疑惑。

跪下后,叶晨施了一份大礼,继而高声喊道:“不肖子孙叶晨,代父亲叶凯辰,祝老祖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精彩点评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武极凌天》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玄幻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血玉骷髅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