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枫城旧事》穿越六零带粮厂 第69章 不疼 枫城旧事H

《枫城旧事》穿越六零带粮厂 第69章 不疼 枫城旧事H

时间:2020-11-17 16:04:05来源:阅文集团

《枫城旧事》荒城旧事免费阅读 总攻 枫城旧事妖孽受 连载

枫城旧事

类型:现实作者:宁溪南状态:连载中

宁溪南火爆作品《枫城旧事》由宁溪南最新写的现实风格的创作,主角刘金荣,张清,主线精妙绝伦,非常不容错过。小说剧情回顾:吃完饭,刘金荣刷好了碗,回屋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觉,被外面汽车声给吵醒了。她下地穿上鞋,去镜子上看了看自己,开门出来往那边看。一辆卡车停在营房的头上,一些人正往下抬什么,好几个人手上头上都包

《枫城旧事》 免费试读

吃完饭,刘金荣刷好了碗,回屋躺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小觉,被外面汽车声给吵醒了。

她下地穿上鞋,去镜子上看了看自己,开门出来往那边看。

一辆卡车停在营房的头上,一些人正往下抬什么,好几个人手上头上都包着绷带。

刘金荣心里一慌,抬腿跑了过去。

“轻点轻点,慢慢来。”十几个伤员站在边上看着,张清之被小心的从车厢里抬下来。

这会儿他早就清醒了,使劲儿想起来,被连长用手压住:“老实点儿,别动。”

“连长,俺没事了。”

“有事没事也躺着。”

刘金荣走过来,心惊胆战的打量着受伤的战士,最后目光落到张清之脸上。

脸上身上的血迹没清理,又抹上了红药水,再加上淤青浮肿,显得特别惨烈,脸也变了形,不过刘金荣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张清之?这咋了?咋了这是?”刘金荣推开挡路的战士扑了过去,一把抓住担架。

“咳。”连长清了清嗓子:“那个,张清之家属是吧?那个啥,他摔了一下,没事儿,就破点皮儿。”

刘金荣眼泪都急出来了:“都这样了还没事啊?都哪伤了呀?”

张清之眯着眼睛(肿了睁不开)看向刘金荣:“金荣,没事儿,就是破点皮,两天就好了。”

战士扭头看向连长:“连长,往哪抬呀?”

连长纠结了一下,舔了舔嘴唇,摆摆手说:“后面后面,抬家属房去。那个啥,你先别哭,把人先抬过去,放你屋,行不?这几天就交给你了。”

刘金荣抹着眼泪点头,起来让开道。

一群战士拥着把张清之抬到后面家属房这里,把张清之搬到炕上躺好,大伙都退了出去,连长说:“都出来都出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那个,三班副班长,这几天你负责班上工作。

这个,这几天你们班休息,学习伟大领袖的精神,坚决贯彻执行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思想,声讨美帝霸权主的反革命行动,开展革命大批判活动。下个月,你们班代表咱们连参加学习大比武。

能不能完成任务?”

小庄一个立正:“保证完成任务。”

三班的战士也站得笔直跟着喊:“保证完成任务。”就是头上手上都包着,涂抹着二百二,鼻青脸肿破衣烂衫的好像没什么气势。

连长点点头,看了炕上的张清之一眼:“那就这样吧,好好休息。”转身出去了。

小庄趴到炕边看着张清之问:“班长?好点没?疼了你就说,这会儿没人笑话你。”

张清之脸上一抽抽,骂:“滚蛋。”

几个战士哧哧笑起来。

刘金荣拿脸盆兑了热水过来,拿毛巾给张清之擦脸上身上的血,说:“你们也都去洗洗吧,把衣服换换,拿过来我洗。”

小庄眼睛一亮:“嫂子,你还管给俺们洗衣服?”

刘金荣说:“屋里的都洗了,不知道这会儿干了没,你们去看看吧,赶紧把身上的换下来,时间久了不好洗。”

十来个大小伙子嘻嘻哈哈的跑了出去,刘金荣细心小心的把张清之的脸擦干净,很快盆子里的水就红了。

“疼不疼?”

“不疼。嘶。不不疼。”

刘金荣没忍住笑了一下,然后一撅嘴:“你们这也太危险了。要是,要是,可咋整?”

“不能。”张清之说:“今天是特殊情况,我没注意。以后我小心点儿。人家在洞里打眼的都不怕,我就装几个灯泡怕啥?”

刘金荣说:“装灯泡都装成这样了。要是,”闭住嘴,去水房换水,来回打了五六盆水,总算把张清之手脸胳膊弄干净了,后背被整个用绷带包着,也擦不到。

刘金荣上了炕,站在想了想,还是蹲下去解张清之的裤带,张清之想躲身子动不了:“干啥?用不着。”

刘金荣也不吱声,把已经破烂染了血的裤子小心的往下扯。

腿上也破了很多地方,已经和裤子粘在了一起,刘金荣用纱布沾了水,小心的润着,眼泪不停的滴下来。

三班的战士兴冲冲的回到自己营房,一看房子前面晾起的衣服和毛巾,都眉开眼笑的:“真给洗了。班长嫂子真够意思。长的好看,人也好。”

这里山风大,中午洗的衣服已经差不多干了,小庄去摸了摸,说:“把身上的都换下来吧,收拾干净点。”

手上那点儿疼痛也没人当个事儿,大家嘻嘻哈哈的进屋换衣服。

等大伙换好衣服再来到后面家属房,正好看到刘金荣一边哭一边给班长擦身上的血迹灰尘。没有人出声,就站在门口窗外这么静静的看着。

也许想起了死去的战友,也许是希望如果自己有一天负伤,也能有个喜欢的姑娘这么来照顾自己,也许,他们想起了家乡。这一刻,山风也变得温柔了起来。

把张清之除了军用裤衩遮着的地方以外全都小心的擦洗干净,刘金荣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眼泪也早就停下了,已经忘了伤心和害怕。

拿被子小心的给已经睡着了的张清之盖上,轻轻的下了炕,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就看到门边窗外十几双大眼睛看着自己。

脸一红,刘金荣套上布鞋端起水盆出来,低着头往水房走。

小庄摆摆手:“走走,回去学习。这次咱们要代表连里,谁要是扯后腿就围着营房爬三圈学狗叫,敢不敢?”

“敢。”

“副班长,光爬不叫行不?”

“你个孬货。”

阳光从天上照下来,一切都在阳光下鲜艳亮丽,远处隐隐传来整齐的歌声。

张清之这一觉就睡到了半夜,刘金荣就靠在墙上守在一边,饭菜在一边放着。

他被一阵尿意弊醒,努力睁开眼睛打量着四周,这会他浑身上下都在疼痛,脑袋里嗡嗡的响,两条腿都肿起来了,好像已经不是他的了一样。

动作惊动了刘金荣:“醒啦?要干啥?”

张清之有点难为情,吭哧了半天才说清楚:“我,我想尿尿。你去喊人扶我起来。”

刘金荣脸一红,看了看窗外黑黑的夜色,想了想下炕去拿了个盆子上来。

精彩点评

模仿《枫城旧事》,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宁溪南)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宁溪南)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