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枫城旧事》枫城旧事免费阅读 第11章 天塌了 枫城旧事完整版在线阅读

《枫城旧事》枫城旧事免费阅读 第11章 天塌了 枫城旧事完整版在线阅读

时间:2020-11-17 16:24:43来源:阅文集团

《枫城旧事》荒城旧事免费阅读 总攻 枫城旧事妖孽受 连载

枫城旧事

类型:现实作者:宁溪南状态:连载中

此回小编展示给各位粉丝们宁溪南原创佳作《枫城旧事》,传奇人物是刘金荣,刘华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冬去春来,花谢花开,年复一年,院子里的老树更加苍翠了,却不再繁茂。58年不知不觉的到来了。根据最新的政策,这一年,刘金荣应该上小学。张景义早早的就给刘金荣缝好了书包,小丫头天天挎着里面装着哥哥的本子的

《枫城旧事》 免费试读

冬去春来,花谢花开,年复一年,院子里的老树更加苍翠了,却不再繁茂。

58年不知不觉的到来了。

根据最新的政策,这一年,刘金荣应该上小学。张景义早早的就给刘金荣缝好了书包,小丫头天天挎着里面装着哥哥的本子的书包坐在大门槛上,盼着九月。

从前两年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大街上渐渐就冷清起来,不再那么热闹了。

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少,偶尔有一两个也是挑着担子,鬼鬼祟祟的,那些唱戏一样的吆喝也听不到了。大人们的脸上笑容也越来越少,走路都急匆匆的,平时三五一伙蹲在路边高谈阔论的人都不见了。

邻近的店铺也都不开张了,院子边上多了两家国营商店,里面黑黢黢的,刘金荣从来没敢进去过。

大街上,人身上,那些红的绿的彩色的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都不见了,被黑蓝灰和军绿代替,弄的小小的刘金荣总感觉经过的人都在看自己穿的花衣裳,感觉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似的。

墙上总是刷着大大的字,对面屋檐下也总是挂着红布的条幅,刘金荣认识一个万字,就每天看着这个万字发呆。

她搞不懂为什么哥哥教给她的字,和爸爸写的不一样,爸爸写的要好看些,可是哥哥说他写的才是对的。哥哥说这叫简化字,是时代进步的象征。

她不知道什么是时代,应该很厉害吧。

初春的风很凉,在门口儿坐一会儿,刘金荣就会挂上两条鼻涕,但是她不想进屋。

“就这就这,就这家。”

“刘干部家这么大院子?”

“废话那么多,小心点儿。丫头,你是这家的吗?”

刘金荣被突然涌过来的人吓到了,怯生生的扶着门框站起来,点了点头。

“大人在不在?去喊大人。”

刘金荣眼泪一下子涌出来,扭头就往院子里面跑,差点被门槛拌倒。“妈,妈,外面来了好多人。”

张景义放下手里的剪子看向跑进来的女儿:“谁?”

刘金荣摇了摇头:“不知道。”

张景义抬腿下炕穿上鞋,刘华文跑了过来:“大嫂,大哥病了,刚刚在单位昏倒了。”

张景义脑袋里嗡的一下,就看到刘华文的嘴在动却听不到声音,她慌张的四下里看,把刘金荣扯过来抱在怀里,心里才安稳下来。

刘华奇被几个人半抬半扶的进了屋,躺到炕上,安置好,好像是个领导模样的人说了几句好好休息的话,一群人就出去了。

张景义抱着刘金荣站在屋子的角落里看着整个过程,吓的一动不敢动。

“景义。”刘华奇向张景义招了招手。

张景义这才如梦初醒,抱着刘金荣走到炕边:“你,你怎么了?”

刘华奇勉强笑了一下:“没事儿,几天就好了,不要怕。”

刘金荣伸出小手去够刘华奇的脸:“爸爸,你病了吗?病了要吃罐头,吃了就好了,甜甜的。”

刘华奇对女儿笑了笑,说:“小孩子病了吃罐头,大人要吃药的。”

张景义给刘华奇倒了杯水:“你怎么了?”

刘华奇说:“没事,前段时间熬夜,可能染了风寒,前几天有点咳,我也没在意,就重了。我躺一躺,吃些药也就好了,不用耽心。”

刘金荣爬到炕上,两只小脚互相蹬着脱掉鞋子,然后趴着去炕角的柜子下面掏,小脸弊的通红,终于掏出来半罐水果罐头,里面还有两三块梨子,四分之一的汤水。

她把罐头放到炕边,翻身背着爬下来,两只小脚在下面划了几下找到鞋子蹬在脚上,跑到一边去拿了个汤勺,然后跑过来打开罐头盖子,用汤勺舀了糖水出来:“爸爸你吃,吃了就好了,这个很甜的。”

刘华奇推托不得,也拗不过这个小丫头,只好借着她的小手喝了两口,说:“好了,剩下的你吃罢。”

刘金荣瞪着黑亮的大眼睛看着爸爸:“好些了吗?要不要再吃一点?”

张景义说:“家里西药都没有了,外面也买不到。要不去医院看看大夫吧。”

刘华奇摇摇头说:“用不着的,我躺躺就好了,你带孩子去玩吧,我睡一下。”

张景义抱着刘金荣出了房去,刘华奇便俯到炕边咳起来,方才因为孩子在他一直忍着。咳的撕心裂肺一样。

这样休息了三天,终于开始发烧了,张景义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去叫了刘华文过来,用自行车把刘华奇推到卫生所,大夫给听了肺,看了舌胎,又看了工作证,这才给打了一针,给拿了几片药回来,到是没收什么钱。

刘华奇就这么歇在了家里,只是偶尔要翻译一些上面急需的资料或者什么,旅社的工作虽没交割但也没有去过了,到是工资没有停。

吃了些药,偶尔去打一针,刘华文又从哪里弄了中药回来熬,很快,一个多月就过去了。

刘金荣虽然很高兴爸爸天天在家里,但是每天大部分时间还是坐在大门的门槛上,因为爸爸妈妈说,小孩子不能总呆在爸爸的房间,会传染,也不知道传染是什么意思。

外面街上的人越发的少了,标语到是在成倍的增加,有些被风扯下来,顺着马路乱跑。

街上栽上了木杆,大人管那个叫电杆,上面钉上了一个银白色的喇叭,会发出各种声响,有时候是人在说话,有时候是好听的歌曲,这成为了刘金荣的新目标,每天都要去盯着。

“我们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的建设社会主义,实现工业农业大跃进……”

每天听着激昂的乐曲,跟着念着不知所谓的口号,小丫头并不知道,自己的生活要变成什么样子。

到了八月,刘华奇彻底倒了,已经难以下炕,生活上全靠张景义伺候,整个人暴瘦下来,眼镜都有些戴不住了,脾气也变得暴躁起来。每天大部分时间只是拿着一些照片和信件看,不停的咳。

八月下旬,县里的工宣队上门了,所有的物资以后都要凭票供应,票据要按家里的实际劳动力发放,凭户口本和粮本到公社去按月领取。

旧版的人民币不再流通,老百姓正式进入十八块八毛八的时代。

懵懂的刘金荣不知道,她小荷包里的钱从这时候,就再也花不出去了。

又过了几天,马上刘金荣就要像哥哥一样进到小学校里,戴上一直梦想着的红领巾了,就在小丫头马上实现梦想的憧憬中,刘华奇去世了。

随着张景义一声嘶哑的号叫,刘金荣的天,塌了。

精彩点评

当年宁溪南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宁溪南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枫城旧事》是宁溪南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刘金荣,刘华奇)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