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枫城旧事》重生1976之收古董 第63章 与山河同在(祭奠父辈的青春) 枫城旧事激H

《枫城旧事》重生1976之收古董 第63章 与山河同在(祭奠父辈的青春) 枫城旧事激H

时间:2020-11-17 16:11:35来源:阅文集团

《枫城旧事》荒城旧事免费阅读 总攻 枫城旧事妖孽受 连载

枫城旧事

类型:现实作者:宁溪南状态:连载中

经典作品《枫城旧事》是宁溪南笔下的一本现实类型的作品,本作品的主人翁张清,刘金荣,精彩片段试读:“别吵别吵,都是为了革命工作。老梁,你确认你的计算没有错误?”“我拿脑袋给你担保,我要是算错了就从这跳下去。这破东西要是上去,唯一的结果就是桥塌人亡。”“这大山咱们都凿穿了,里面那么复杂也没拦住咱们,

《枫城旧事》 免费试读

“别吵别吵,都是为了革命工作。老梁,你确认你的计算没有错误?”

“我拿脑袋给你担保,我要是算错了就从这跳下去。这破东西要是上去,唯一的结果就是桥塌人亡。”

“这大山咱们都凿穿了,里面那么复杂也没拦住咱们,难道就这一座小桥就把咱拖住了?”

“这完全就是两码事,洞里再复杂还有地面可以用,这完全是悬空的,全靠梁吃劲。”

“这样,你俩也不用吵,老梁,敢不敢和我去师部一趟,马上,连夜去。”

“敢。你不去我也要去,你们也知道这条路是为谁建的,我可不想战士们流着血还要承担委屈。”

一辆吉普车从营地驶出来,延着山道疾驰而去。

……

张清之哼着曲子走到刘金荣的宿舍门口,屋里亮起灯拉上了窗帘,刘金荣的影子映在窗上,她正在摆弄头发,长长的头发披下来散落在胸前背后,两只胳膊举在脑后,显得前面的曲线更加突出。

张清之停下脚步,不自觉的停下了哼唱,拿着针线包站在那里看着那道身影。

身影一停,随后转了个身从窗帘上消失,房门打开:“你傻站那干什么?我听着你过来突然没声了。”

张清之嘿嘿傻笑,把针线包递过去:“针线。”

刘金荣接过针线包看着张清之:“你咋出汗了?站那干啥?进屋啊。”

张清之咽了口唾沫:“不了,我要去巡道,你赶紧收拾了睡吧,明早我过来看你。”

刘金荣愣了一下:“巡道?晚上还要干活呀?你,你,”

张清之说:“起风了,晚上凉,你进屋睡吧,把门插好。”摆了摆手,扭头走了。

刘金荣看着张清之的背影跺了跺脚,脸一红,进屋关上了房门。

回到营房拿了件衣服穿上,张清之问:“今晚谁的班?”

四个战士举起手,张清之说:“走吧,把家什带好。”

五个人出了营房,在灯光下走下隧道。粗挖的隧道因为还没有修饰,就像立在半山的一张巨大怪兽的嘴,支着利石的牙齿,向这个世界发出无声的咆哮。

天已经黑下来了,山风带来夜的寒意,黑暗笼罩了一切。

电工班晚上巡夜就是延着线路把所有的灯,刀闸,用电设备供电箱检查一遍,及时更换烂掉的灯泡和开半,更换损坏的电线,以免影响第二天的施工。这样的工作环境灯泡和裸露电线的折损率高的让人想骂娘。

山洞里碎石嶙峋,耳朵里是连绵不绝的滴水声,不知道哪里传来的水流声。这里到处是地下水,地下河,前半段隧道可没少吃这个的亏。

挖着挖着突然大水就涌了出来,带起一片坍塌,结实的地面瞬间变成了河流。或者侧壁上好好的就喷出水来,引起大面积塌方。

从紫荆关到驿马岭,近千名战士永远的留在了这段山里,其中大部分都是尸骨无存。

这会儿铁道兵第十五师还没成立,铁道兵共十四个师一个独立团,张清之所在第十四师为最后成立,是为了补充十三师援越留下来的工程空白,也可以说,这支部队就是为了京原铁路诞生的。

为了给党中央修建一条秘密转移通道,以迎接假想中的战争,铁十四师从成立之始就被赋予了牺牲的悲壮。

别的地方修铁路尽量往平原开阔的地方走,京原铁路是尽可能的避开平原开阔地带,最大可能的选择在丛山密林之间穿行,从石景山出来,野三坡,紫荆关,驿马岭,平型关。

在设备简陋机械不足的情况下,硬是用人力人命挖山过河,用鲜血筑就了这条一直默默无闻的铁路线。

81年精简整编,这支英雄部队被解散,师部归到沈阳军区,部队被铁八师合编,就是现在的中铁十八局。

京原铁路,北京地铁一号线,二号线,环复线,等等,都是从这支部队手上诞生。

铁道兵部队诞生于1953年,但从解放战争开始,这支部队事实上就已经存在了,在战争期间铺路造桥,抢修设施,边打仗边建设,一手执枪一手拿稿,为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汗马功劳。

从东北到南京,从朝鲜到越男,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血汗和足迹。

抛头颅洒热血,栉风沐雨、披荆斩棘、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流血牺牲、气壮山河,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到84年集体转业,这支部队在战争期间抢修铁路三千六百多公里,抢建铁路七百公里,备战公路四百三十多公里,在和平建设期间,建设铁路干支线一万两千五百九十多公里,占当时全国铁路的三分之一,而且是最艰难的三分之一。

鹰厦,成昆,贵昆,襄渝,新江南疆,京原,青藏……。数不完。

三十多年里,伤亡无数,光是在册的就有六万七千五百四十八人,只是京原和成昆就牺牲了四千多人,伤者无数,可以说,每一段铁路下面,都埋着累累忠骨,洒着滚滚热血。

这样一个与高山并立,与江海共存的英雄群体,几十年来,没有人去提起,默默无闻,消散在涛涛历史长河之中。

……

电线弯弯曲曲的附在凹凸不平的洞壁上,一颗一颗灯泡发着昏黄的光。

张清之戴着安全帽,穿着雨靴,蹒跚着,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杂乱的隧道里。

其他几个战士被他派去巡查洞外的线路,他一个人进了洞。不只是他,每一个干部都是这样做的。

“哗啦。”一处洞壁脱落,在寂静的隧道里,声音变得巨大,传出老远。

张清之扭头看了一眼,又仰头看了看头上,正了正安全帽,然后就继续延着电线往里走了进去,身上盘着的灯泡随着他的前行晃动着,偶尔碰到一起发出叮的一声。

遇到坏灭的灯泡,就利用身边能找到的什么搭起来,爬上去换成新的,就这么一路走一路换,身上的衣服已经全是湿泥污水。

在不远处的营地里,刘金荣躺在温暖的被窝里,酣然入梦。

精彩点评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枫城旧事》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宁溪南)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