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这就是我李白》明月奴 第三十六章 误入歧途的少年 这就是我李白H

《这就是我李白》明月奴 第三十六章 误入歧途的少年 这就是我李白H

时间:2020-11-17 19:50:47来源:阅文集团

《这就是我李白》这就是我李白txt下载 by梦中渡劫 这就是我李白XXOO 连载

这就是我李白

类型:历史作者:梦中渡劫状态:连载中

今天本编辑带给各位朋友们梦中渡劫原创新篇《这就是我李白》,主人翁是李白,郑复,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老铁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精彩内容 一个黑衣人小声问道:“什么是杂种?”“我也不知道。”李白打量着他们:“你们怕不是汉人吧?”“当然不是!”那个问什么是杂种的人回答道,理直气壮。“闭嘴!”为首的黑衣人呵斥。那个黑衣人低下头。李白不在多说

《这就是我李白》 免费试读

一个黑衣人小声问道:“什么是杂种?”

“我也不知道。”

李白打量着他们:“你们怕不是汉人吧?”

“当然不是!”那个问什么是杂种的人回答道,理直气壮。

“闭嘴!”为首的黑衣人呵斥。

那个黑衣人低下头。

李白不在多说,持剑而上。岑勋早已带着琰姑娘进了内室。房间里一时间刀光剑影。

这五个人有点少,恐怕还有不少人还隐藏着,李白想着,手中的剑越舞越快,他不停变化着剑招,想看看这些人是什么路数,他感觉这几个人的路数大开大合,倒像是战场上的风格。

李白加快速度,那几人只觉压力又大了许多,好像不止他一个人进攻,而是有无数人向自己出剑。李白在几百人的北川匪中尚能拼杀,眼下这几个人并不在话下。那五个人见势不妙,便想逃跑,那几人窜出房门,耗子一般冲下楼。

李白站在楼上大吼:“今日便是请君入瓮,瓮中捉鳖。你们几个还想跑?”

那个问什么是杂种的黑衣人道:“这次我听明白了,他骂咱们是王八,跟他拼了!”

为首的黑衣人踢了他一脚:“蠢货,还拼个屁,快跑!”

“跑的掉吗?”李白冷冷地道,“郭象,丹丘生带人把门看住了,放跑一个我拿你们是问。”

醉春阁大堂灯火点燃,骤得明亮起来,那几个人这才发现大堂里竟有数十人,心中一凉,怕是今日要交代在这了。

李白挥手道:“拿下他们。”

四十个人都是郭象挑出的军中好手,此时一拥而上,五个黑衣人被缴了刀剑,一个个被摁在地上,李白走下楼来,“做都做了,还有什么不敢露面的?”

李白一个个把他们面巾掀下来,果然他们是胡人,他们有胡人特有的发饰和高鼻梁等面部特征。掀到最后一个李白明显愣了一下,那人赶紧使劲低下头。

李白满脑子不相信,怎么会是他?

“郑家兄长,你是郑复……怎么会是你?”李白迟疑地道。

那人低着头,淡漠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不是我。”

李白上前扶住他肩膀,大声道:“把头抬起来!”

那人抬起头来,冷漠地看着李白,李白不愿相信,他有那么一瞬间地感到这个世界的悲哀,这个世界无数人,在种种机缘巧合,在种种莫名力量下,一步一步走向,变成那个自己原本并不想成为的那个人,那个原来自己最讨厌的人,那个与自己理想背道而驰的人。

这个人,李白六七岁时,父亲带着他去过一个村子,三合镇的郑村,在那里,他遇到了一个少年,眼前的不就是那个爱好读书不去排队,立志造福一方百姓的少年吗?眼前的少年已经长大,却与祸乱三州的吐蕃人为伍,造福百姓成了祸害百姓,有理想的少年与理想背道而驰,原本充满希望的人如今绝望的活着,并将绝望传播给更多的人。

李白感觉心中某个东西破碎了,然而又重新建立起来,且比以前更加强大。

李白恢复冷静,道:“原来你没有死在北川匪手中,能不能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

“那日,北川匪突然来到村子,不说什么就是杀,母亲让我躲在死人堆里。”郑复双目无神,陷入回忆。“母亲和村里的妇女被他们肆意凌辱,村里的男人但有反抗就被杀了。我躲到死人堆里装死,趁着他们搜刮财物,偷跑了出去。”

“那你怎么会和吐蕃人为伍?”

“那日我偷跑出去,跑到附近一个个村子,去求他们救救被赤身裸体挂在村子大树下的母亲和其他妇女,我一家一家地敲着门,敲到双拳流血,敲到白骨外露,无人吭声。我回到村子,恰巧遇到他们二当家,比试射箭,看谁射中挂着母亲他们的绳子多,她们一个个摔下来,披头散发,头破血流,身上无一完好之处,摔下来侥幸未死的,胸口再补一刀。”郑复双眼充满恨意,流着泪,声音平静地可怕,“我要冲上去,和他们拼命,我要宰了这帮,猪狗不如的畜牲!”郑复咬着牙,身子往前探。“这时有个人拉住我,我一眼看到他的蓝眼睛,便知他不是汉人。他跟我说他能帮我报仇,我就跟他走了。他把我带到一座深山,那里有许多人,有和我一样大的,有更小的,我们日日夜夜地在那接受训练。事后我才知道,他们是附近羁縻州①的少数民族,吐蕃人打算策反羁縻州的党项,回纥等族,使剑南道大乱。我从山中结束训练出来,才知道北川匪被你所灭,还连累你大伯一家,心里很是愧疚。我大仇得报,便失去了活着的意义,只想着来时再报你和你家的大恩大德。”

李白冷冷地道:“不必了。”

郑复摇摇头,接着道:“这时那吐蕃人再次找到我,问我不想报仇了吗,附近几个村子的人若是出手,你母亲也不一定会死。你不恨他们吗?他们不该死吗?”郑复狰狞地道,“他们该死!他给我一物,告诉我把这东西下到那几个村子任意一处人家的饮食中,附近几个村子的都会死。我回到郑村,发现这帮无耻的人竟然还有脸霸占我郑村的房子土地,他们在夜间莫非听不到整个村子男人的惨叫,村子大树前女人的哀嚎吗?我给他们下了毒。”郑复嘿嘿笑着,“第一家中了毒死了,本来如果趁早掩埋也不至于整个村子的人传播,可无人问津,多好啊,花粉传播开来,越传越广,都死了,死的好啊。以后他又给我一些药物,让我投放在官道附近的村子。”

李白听了心中不忍,嘴唇颤抖着,道:“你可知道,这场瘟疫祸延三州,死了多少人?”

“与我何干?”郑复淡漠地道,“尽在天命。”

李白咬着牙问:“那你可知道,有多少少年和你一样,失去了父母,亲人,而无人收尸。”

“既然没有人愿意出来收尸,他们不该死吗?”郑复大声问。

李白声音也提高:“多少个无辜的人命就这么被你害死了!”

“他们无辜吗?”郑复表情越发狰狞。

“那我大伯呢?”李白抓住他衣领。

郑复僵住,半响道:“我特意保护着你家,没有往你家引入瘟疫。”

“可附近的人却因此以为我家是安全之地,纷纷涌入,瘟疫反而传了进来。”李白终于哭了出来,“我大伯因为我杀北川匪,丧偶丧子,因为收留别人,把自己的命也送了进去。好人没好报,就是因为***你这种人造成的!你因为北川匪屠了你们村,没人去救就投了杀死数万人的瘟疫,你他妈和那帮子禽兽不如的北川匪有什么分别!”

精彩点评

当年梦中渡劫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梦中渡劫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这就是我李白》是梦中渡劫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李白,郑复)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