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三国醉红颜》醉红颜洞箫 16、列阵彭城外 惊逃乱世中 三国醉红颜主角是陶谦,云飞的小说

《三国醉红颜》醉红颜洞箫 16、列阵彭城外 惊逃乱世中 三国醉红颜主角是陶谦,云飞的小说

时间:2021-12-18 19:44:25来源:阅文集团

《三国醉红颜》逍遥天子逍遥客 历史小说 三国醉红颜by逍遥云中子 连载

三国醉红颜

类型:历史作者:逍遥云中子状态:连载中

优质创作《三国醉红颜》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逍遥云中子,光环人物陶谦,云飞,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二十座城塞一夜之间陷落,让陶谦失魂落魄的在厅内四处踱步,却难以想出应对之策,手里的精兵已被他调遣完毕,在城外却如此不堪一击,心中不由悔恨没听云飞建议。忽然他想到臧霸尚未回信,急向探兵问道:“臧将军那里

《三国醉红颜》 免费试读

二十座城塞一夜之间陷落,让陶谦失魂落魄的在厅内四处踱步,却难以想出应对之策,手里的精兵已被他调遣完毕,在城外却如此不堪一击,心中不由悔恨没听云飞建议。

忽然他想到臧霸尚未回信,急向探兵问道:“臧将军那里战况如何,为何一直不报?”

探兵回道:“禀太守,臧将军乃暗兵出动,一旦出兵不便探听!”

陶谦听到略感欣慰,心中便把仅有的希望寄托在臧霸身上。努力让自己平复心情,盼望最后的消息。直到外面天色微亮,却见两个士兵扶着臧霸一瘸一拐的走进院里,陶谦最后的希望完全破灭,跌坐在椅内,面如死灰。

这时城外曹军的叫阵声、吼叫声已清晰的传到厅内。各路的败军之将陆续回到厅内,他们无不伤痕累累,只是站在那里用希冀的目光看着陶谦。此时,陶谦心中恐惧万分,但碍于云飞与众将在前,只是死死撑住,过了许久才颤抖的说道:“吩……吩……吩咐下去,各……城门紧闭,据城坚守!”众将军领命而去。

云飞见陶谦如此颓然,心中甚是不忍,为给刘备争取筹码,陶谦的溃败如他所愿,本在他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他已吩咐徐庶尽快让刘备出兵,只待陶谦丢掉彭城,届时刘备赶来,一切将水到渠成。想到这里,依旧神情自若的独自饮酒,抱定不再理会的心思。

曹军在外叫阵一天,陶谦均没有出战,面对坚固的彭城,曹Cao也没办法,只好在城外扎营,整顿部队,只待明日再战。

又到夜晚,这一夜陶谦毫无睡意,一天之中没有离开厅中半步的陶谦,仍只是坐在那里发呆,直到城外曹军夜深退去,外面恢复了暂时的安静,他的脸色才逐渐有了血色,整个人也逐渐活络起来,忽然站起身传令召集将领议事。

这些将领跟着陶谦,从未经历战事,面对曹Cao的大军心中也甚有怯意,来到厅中纷纷描述曹军的威猛,直说的陶谦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胆战心惊。他瞥眼看向云飞,发现他仍旧神情自若,不理会与他,自尊心立即上升,抖擞精神说道:“曹军势大,也是血肉之躯,何故我徐州将士不行,各位休要再长曹贼士气,今夜好生休息,明日全军出城与曹Cao决一死战!”

云飞听到,再也忍不住,赶紧说道:“太守!万万不可,曹军再强,一时也奈何不了彭城坚固,你只坚守几日,任他叫阵,待曹军气弱,再出城决战,可一战而胜!”此时,他已顾不上为刘备考虑,不能再眼看着陶谦送死。

、陶谦听到,眉头一皱,说道:“仙人仍是看低我陶某吗?即使战死,我陶谦也要与曹Cao一决高下!仙人如是怕那曹军,尽管离开彭城,我陶谦一定保全你周全!”说着不顾云飞,命令各营整备,只待明日出城决战。云飞见他一意孤行,只好摇头叹气,看到柳青站在一旁,说道:“陶太守!我来彭城确为助你解危,你尽如此,我仍会呆在这里,保你安全,只烦请派人送舍妹回到邺城!”

柳青一听连忙说道:“哥哥!不可!”云飞打住她的阻拦,告诉她在这里万一城破,自己却会分心,到时将不能保全二人。柳青仍是不肯,云飞一顿软言细语的安慰,才抹泪随护卫的军士前往邺城。眼见柳青离开,云飞不再担心,放心的任由陶谦折腾,心想反正最后还是自己收拾这个烂摊子。

是夜,云飞独自回到住处,却难以入睡,明天将面临三国以来正式的战争,他心里自是没底,在忧虑中迷迷糊糊的睡了一夜。

次日一早,云飞赶到时,陶谦大军已在城内集结完备,城外又响起曹军的叫骂声。随着城门的打开,整个战场映入眼帘,只见城外曹军军旗林立,阵势十分壮观,整齐的队伍前,一行士兵正在不断的叫喊,那叫阵的士兵见城门打开,赶忙退回队伍,三名将军立在阵前,盔甲铮光闪亮。

徐州军队沿着彭城边绵延排开,陶谦在坐拥中军,云飞随着臧霸等将军来到阵前。立马站定仔细一看。、,曹军阵前的将军中其中一人正是曹丕,其它两人自己尚不认识。云飞一身书生打扮,本就显眼,曹丕一眼看出他来,不禁一惊,心中暗道:“这云飞怎在陶谦阵中,原来他是徐州军营之人,心中不由得暗自悔恨,在邺城还把他当做朋友.”

曹丕想到这里,亮声喊道:“云兄弟,几日不见,原来你竟是陶谦小儿的手下!”

云飞被他喊到,一时不知怎么回答,一旁陶谦却心中暗惊,云飞竟然和曹军认识,不由得对他有所戒备,吩咐旁边的将军小心云飞,一见情况不对,立即斩杀,那将军得到吩咐,便悄悄的前来,提马立在云飞身后。

云飞略一思附,只好硬着头皮回道:“曹将军,几日不见,近日可好!”

还没等曹丕回答,就见他旁边一个三十多岁,脸型较长的将军说道:“好个甚么!即是敌军,有甚客气,那云公子,快快出来让曹洪送你归西!”

云飞一听,心中甚是气恼,自己好好的问候,却被曹洪点中,答应一声:“好!”一催坐骑,来到战场中央,却是两手空空。曹丕知他厉害,还没来得及阻拦,曹洪也已冲了过去,不由得为他心急,却无可奈何。

曹洪来到云飞面前,见他两手空空,问道:“小子,你兵器呢?”

云飞淡然一笑道:“与你争斗,何须兵器!”说着做了一个请来的姿势。

曹洪喝了一声“找死!”催马挺枪攻向前来,云飞兀自不动,淡然的看着过来的曹洪,在他与自己相距二丈距离之际,一个飞身从马上高高跃起,刹那间来到曹洪马前,身形正落在他的枪尖,脚尖一点长枪,越过曹洪头顶,落在他的马后。

曹洪只是向前攻击,眼见已到近前,却发现马上没人,闪念间一提马缰,那马高抬前蹄,靠着后肢在空中一个回旋,转过身来,才见到云飞微笑着立在马前的地上。曹洪被他戏耍,不禁恼羞成怒,双手一抖长枪,探身向云飞刺来,云飞见长枪势猛,脚下点地身子如陀螺般顺着长枪旋转而来,及到曹洪马前,伸手抓住长枪中部,一运气把曹洪从马上轮了起来,那曹洪如断线风筝般直直的飞落到曹军阵前,一时动弹不得。

转瞬之间打败曹植,陶谦军中立即响起潮水般的呐喊,为他叫好呐喊。云飞向曹丕一拱手,说道:“得罪了!”转身跃到马上,在呐喊声中回到陶谦军中。陶谦此时更是惊喜,不由得为自己看轻云飞感到后悔。云飞刚刚站定,忽然陶谦阵势两端喊声骤起,却见曹军如乌云般从两端掠入入陶谦军中。原来大军正面曹军之时,曹Cao见陶军出城,哪能放弃这大好机会,便命曹丕兄弟三人正面吸引陶谦,命前将军于禁在左侧,中将军徐晃在右侧,随时准备从两侧突袭陶谦。适才见云飞得胜,两人趁着陶军欣喜松懈之际,杀入敌军之中。

陶军受此突袭,一时大乱,中军的陶谦一见危险,调转马头向城内奔去。此时曹丕一声令下,正面的曹军如洪水一样涌来,两兵相接顿时杀声四起,战场一片混乱。那曹军都身经百战历练,陶军主将已逃,剩下的绵羊军队哪能抵抗,陶军只是边敷衍抵抗,边随着陶谦向城中退去。云飞第一次见如此阵势,不知如何是好,也只能边战边退随着陶军向城中退去。曹军抓住机会,在后面紧紧咬住,一直杀到彭城脚下,乱战在一起,城上的守兵一时分不清下面的敌我,也不敢放箭。陶谦在惊慌中退入城中后,便命令赶紧关上城门,但城外尚有大批士兵涌入,城门竟关不住,后面的曹军跟着陶军也杀入城中。

十万曹军铁骑,冲入城中便势不可挡,交战中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大都是陶军被杀。那曹Cao本就背负杀父的仇恨,攻入城中便行报复,不论百姓士兵,一律屠杀,一时间城内到处鲜血四溅,殷红的鲜血涂染了整个彭城。

陶谦见大势已去,在一队士兵的护卫下向北城逃去,却见于禁带着一队曹军在后面紧追不舍,眼看他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云飞赶忙上前帮他抵挡。在云飞的保护下陶谦终于来到城外,身边的护卫仅剩下五六人,后面于禁的追兵却有千余人之多,不断呐喊道:“抓住陶谦!为曹公报仇!”

陶谦听到已是魂飞魄散,在城外不敢停留,一味向前疾驰,头也不敢回一下。后面的追兵仍旧紧追不舍,陶谦身边的护卫被不断射来的弓箭所伤,已无一人,只剩下云飞在为他保护,若是没有云飞,陶谦早已被乱箭射死,陶谦心中感激,却来不及道谢。

两人逃出一百多里,前方二十里处便可到达小沛,陶谦这才看到盼头,只要穿过小沛可到达徐州,那样他就安全了。此时,两人的马匹一路驰骋已是疲惫万分,后面追兵却越来越近,眼见只有十丈远的距离,于禁一挥手,那曹军乱箭又一阵纷纷射来,云飞防护陶谦尚且吃力,两人胯下马匹连中数箭,又向前奔了二里远,陶谦胯下战马忽然倒地不起,眼见他要从马上摔下,云飞心急从马上跃起,来到跟前一手提起陶谦,一手用兵器不断拨开弓箭,这一顿之间,于禁带着数十位曹军已涌了上来。

精彩点评

逍遥云中子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历史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逍遥云中子自传意味的《三国醉红颜》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