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捧阳光 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镇狱冥王》大狱冥王转身印 第四十章 就是这么自信 镇狱冥王女王

《镇狱冥王》大狱冥王转身印 第四十章 就是这么自信 镇狱冥王女王

时间:2021-12-18 21:13:14来源:阅文集团

《镇狱冥王》镇狱冥王的名字 MB 镇狱冥王免费试读 连载

镇狱冥王

类型:游戏作者:云邶状态:连载中

云邶优质爆文《镇狱冥王》由云邶墨下的游戏风格的网文,天选人物路崖青,江小北,剧情跌宕起伏,非常非常耐看。精彩内容试看:在路崖青完成剑客初心任务后,江小北就申请权限,在自己的办公室开了一台机器可以直接后台监控玩家完成特殊任务的情况。整个【灾厄之始】区域剧情,是江小北带领手下的兄弟们不知熬夜加班了多少个晚上静心炮制的,除

《镇狱冥王》 免费试读

在路崖青完成剑客初心任务后,江小北就申请权限,在自己的办公室开了一台机器可以直接后台监控玩家完成特殊任务的情况。

整个【灾厄之始】区域剧情,是江小北带领手下的兄弟们不知熬夜加班了多少个晚上静心炮制的,除了圣科尔斯公国区域的主剧情,还有多条重量级支线穿插其中。

【漩涡中的大沼泽】就是江小北亲自捉刀设计的最重要的一条支线,眼见得这个大坑已经成功网住了几名顶级的职业玩家,江小北心情自然是愉快的。

他有充分的自信,这个任务的设计能够让这些职业玩家灰头土脸。

尤其是《创世》游戏的智能水平相当高,他将任务设计调试好以后,AI结合世界剧情的实际情况,进行了更紧密的结合和更复杂的推演。

事实也证明了,几名进入任务的职业玩家,水平稍次的已经早早就被淘汰出局了,剩下的几位也都是磕磕绊绊,充满惊险地前行着,在江小北看来,他们的失败也是早晚的事。

最让他开心的是,那个他怀疑是路崖青的角色“卤喜发”也进入了这个任务中,还是以史无前例的二阶实力进去的。

任务设计师和职业玩家就像出题人和解题者,出题人不希望自己出的题没人能够做出来,可一道他很得意的难题真有人做出来了他又有点不甘心。

路崖青完成剑客初心任务的时候,江小北就是这样的心情。

如果有个人连连做出他得意的题目,那么他不可避免地要对这个人有一点点其他的情绪了。

路崖青就是那个连连做出江小北题目的人,之前数款游戏他们已经通过任务隔空过招,作为只能被动防守的一方,自然以江小北全败而告终。

“卤喜发”在剑客初心任务中的表现,让江小北怀疑这就是路崖青回归华服开的新号,并跟宁涛通气了。

后来宁涛消失了几天,江小北又去找宁涛探听消息,宁涛并没有承认“卤喜发”就是路崖青。

不过在江小北看来,没有否认就是承认。

所以江小北是很期待路崖青在【漩涡中的大沼泽】这个任务中铩羽而归的。

虽然他也知道,设计的任务就是给人完成的,只是心底深处他有那么一点点私心希望完成这个任务的人不是路崖青。

这样作为私交还不错的两个人,不至于每次打电话或者聚会都被路崖青噎住……

在【虹光裂隙·七剑之冢】的诱惑下,路崖青接下了【七欲之罪】这个任务,江小北是非常得意的。

路崖青现在在第三层面对的局面已经是一团乱麻,如果不能在第三层完成晋阶,路崖青的任务旅程也就是第三层就到头了。

但是晋阶并不是第三层的主要任务,找不到船票和航船就得一直在第三层耗着,每七天经受一次死亡惩罚,除非自己放弃任务。

要知道路崖青身上还戴着一个要命的【失败的祖阿曼永恒之源】,这意味着路崖青的死亡惩罚是正常的六倍!每死一次就是两级的经验,就算路崖青的经验池深厚也经不起几次折腾。

而现在路崖青竟然又接了【七欲之罪】,这个任务会占用路崖青大量的精力,甚至可能会让路崖青岌岌可危的形势彻底崩盘。

江小北怎能不得意?

然而,就在江小北和小弟探讨了一会游戏口号问题的功夫,路崖青就已经拿到船票了!

孙展云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路崖青:“路爷,你怎么知道船票在这?”

游戏中,图什同样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路崖青,问出了一模一样的问题:“你怎么知道船票在这?”

他们俩现在所在的地方正是一开始他们出发的地方,对于路崖青的观察力和记忆力来说,迷路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即使他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找到回去的路还是稀松平常。

而当路崖青用剑锋费力地剖开那棵贴着告示的大树树皮之后,果然有一片透明的水晶状薄片在告示的后面。

如果是第一日开始前,一切都是透明的,恐怕就算剖开树皮也会忽略这薄如蝉翼的一小片薄片。

【狱海航船的船票】:请小心保管,怕碎。

路崖青也有几分得意:“我不知道,只是推论而已,幸运的是我的推论正确了。”

做任务就像解题,出题人至少会告诉你公式,或者公式就是你已知的,不然拿什么解题?大海捞针碰运气吗?

不过江小北设计的这个任务,公式给的非常隐晦。

七日的颜色对应彩虹的颜色,第一日是赤之日,所以路崖青猜测船票的线索很可能也是跟颜色有关的,很可能是每一天按照对应颜色的线索出现一些船票。

随着天数的推移,船票就会越来越多,但是只有当天的船票可以根据颜色提示寻找,其他的可能就真的要碰运气了,或许也这些颜色线索也会一直保留,路崖青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遇到费尔巴哈的时候,第一天已经过了一小半了,他们也走过很大的一片地方了,有什么线索是跟红色有关的吗?

不是没有线索,而实在是太多了,甚至是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红色,怎么找线索?

路崖青的想法就是抓住这个“染”字,反向寻找,整个世界都被染成了红色,那我就找本来应该是红色被染成别的颜色的东西。

顺着这个思路,路崖青很自然地想到了,开局看到的那篇告示上燃起的无色火焰。

红色的火焰被染成无色。

在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路崖青准备大胆试试,反正才是第一天。

而且与江小北的想法正好相反,路崖青对通过第三层是信心满满的,大不了就死一轮呗,小爷我的经验池厚着呢,不可能第二轮还无法完成的。

小爷洗头用飘柔,就是这么自信!

大胆推测,小心求证。

路崖青本着严谨的科学精神进行的尝试,在只看到结果的孙展云和图什看来自然是匪夷所思的。

路崖青得意地擦了擦水晶船票,这船票看起来终于不是果冻状的透明物质了,晶莹剔透,美轮美奂。

路崖青小心地把船票放进腰包,拍了拍图什的肩膀:“这份船票是我的,不过不用着急,我会帮你找到船票的,但是你也得帮我做费尔巴哈的任务,怎么样?”

图什咧嘴一笑,拍了拍干瘦的胸脯:“没说的,兄弟!”

精彩点评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云邶)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路崖青,江小北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镇狱冥王》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